【叶喻】涛声依旧 1

一个很神经病的ABO梗……

第一次写ABO,私设成山,可能会有bug……

我真诚地希望这能在5章之内完结,毕竟我当时是把它叫做短篇脑洞的……对,它就是愚人节的那个(。

你们猜我这篇ABO会不会耍流氓?

崩溃……坑多真的愁到死……然而脑洞来了没法置之不理啊(。

—————————————————————

这场比赛打得很郁闷。

不愧是世界级的赛事,每个对手都称得上身怀绝技。从苏黎世站一路打来,虽说不轻松但也很好地展现了中国队的水准,领队叶修空司其职当甩手掌柜的当得好不自在。

直到今天对上欧盟第一强的德国队,在个人赛落后两个人头的危急情况下,他首次拿起了账号卡,全队都拼尽全力,最后也只是以百分十十的血险胜。

观众们纷纷从座位上起身为两队鼓掌,殊不知在他们眼里难分轩轾不到最后一秒不知结果的比赛对中国队的十四位精英是多大的打击。

全然没有胜利的喜悦,列队握手后一转身,叶修身上黑沉沉的气场就立刻压下来,喻文州的脸色也不大自然,其他人更是拧着眉头,就连平时蹦蹦哒哒爱开玩笑的那几个也不敢出一口大气,一个个夹着尾巴,全员的表情是大写的“山雨欲来风满楼”。

到了休息室落座,准备万全无微不至的张新杰给每人倒了一杯温水。大家围坐在一张长桌左右神色凝重地盯着大屏幕上的录像。有一半的队员都在底下习惯性做着手操,打到最后完全是靠着操作技巧强攻,完全不敢松懈,你一下我一下看谁掉血掉得快。如此高强度地使用,就算是叶修也感到疲劳。

一轮播完,叶修按了暂停键:“来吧,编号由小到大,都报报自己的问题。”

要这群心比天高回国归队还要相互较劲王牌选手们当众剖析自己的弱点,那真是比登天还难。但叶修的神情不像是在开玩笑,面对岌岌可危的结果,自我批评的过程不容商榷。霎时间气氛异常尴尬,空气中的水分仿佛都结了冰碴。

好在2号是喻文州,他这个人最不怕的就是承认缺陷,他思考片刻组织了一下语言,拿过遥控器一边回放一边指出索克萨尔在团体赛中没能发挥完全的部分。

队长都开了先河,其他人心里的负担也少了许多,一个个都卸下担子打开了话匣子。最开始还有些拘谨,半数过去就讲得眉飞色舞头头是道,仿佛屏幕上那角色的操控者不是自己。

“很好,承认有问题就有进步的空间。”叶修点点头,情态也和缓许多。但一转眼说出的话又甚是凌厉,“我们允许失误,但不允许大面积失误。你们也看到了,世界邀请赛不是那么好打的,不管之前的队伍怎样,今后肯定还会有比这更棘手的强队。都把态度端正了。”

众人沉默。叶修的话直击痛处。虽然他们个个都是经历过千锤百炼的职业选手,但如此大的赛事上一路连胜的局面的确令人高兴,一时因翘尾巴而懈怠也是有的——尤其是队里有一些比较情绪化的成员,很容易带动气氛。

喻文州看这伙人一个个都垂头丧气像被霜打的茄子,插话宣布了下一场比赛的阵容,又叮嘱队员赶紧着手准备,最后安抚道:“好了,大家也都累了,今天就到这里。下次要注意。”

领队和队长间的红白脸也不是第一出,之前连胜出去庆功,叶修吊儿郎当地和大家一起闹腾,但喻文州总是不经意地泼点冷水。大家心知肚明,也不会怪谁,毕竟这场打得的确不好。

王杰希率先出了门,唐昊灰溜溜地紧随其后,生怕自己被叶修拉住开小灶——刚才的失误里最白痴的就属他。

等人都走光了,喻文州还在皮椅上坐着回放录像,叶修坐在红木桌子,上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火星闪烁几下变成火苗,碰触到烟丝的瞬间发出“呲——”的响动。他吸了一口,垂眼望着对方:“别看了,你知道怎么回事。”

屏幕停在索克萨尔放出咒术的场面,第一火力线那边君莫笑的千机伞刚打开,血槽还有百分之五十,石不转治愈术的圣光正笼罩着他。

喻文州沉默了,他的确知道怎么回事。

“喻文州同志,我这回真得批评你。”叶修把刚抽了一口的烟扔在水晶烟灰缸里,足见他的烦躁和不满,“我知道生理问题刻不容缓,但你身上Omega的味儿可有点明显啊。且不说比赛途中跑去寻欢作乐的个人作风问题,咱队里有多少Alpha你是知道的……”

叶修没把话说完,但意思很明显。作为Alpha,喻文州的性生活该何时过怎么过谁都管不着,但作为队长,他把Omega残余的信息素带进来就是个错误。虽然若隐若现的味道未被大家发觉,但潜在的影响不容小觑,这场普遍不够沉稳的比赛就是有力的证据。

其实叶修一开始也没发觉是怎么回事,就是单纯觉得静不下心。列队往他身边一站才知道哪里不对劲——他身上有Omega的味道,虽然淡得几近无味,但叶修的感知能力很敏锐。

喻文州把唇抿得很紧。他比赛途中也隐约发觉了信息素的味道,一度担忧是否会对附近的选手造成影响,结果真是一语成谶。方才叶修难得的疾言厉色,是有意趁着这个机会给他们敲敲警钟,喻文州清楚他未对大家据实相告的原因,却还是心有愧疚。

说到底是他把这场比赛搞砸成这样,却要别人背锅。

“我呢,也无意打探你的私生活,就是给你提个醒。以你的谨慎程度,不该犯这种低级错误。”叶修咬了咬嘴唇上的死皮,“不过发情期嘛……难免焦躁,这我理解。下次有问题就说话,别瞎扛,这不我就是专业替补嘛,谁有生理问题需要停赛,我可以替上。”

批评归批评,情理叶修还是明白的。同为Alpha,此性别发情期有多容易分散注意力,他不能更懂。先别说喻文州,就是他自己,也未必能做得滴水不漏。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双手交握搁在桌上支着自己的头。见状叶修决定让他自己冷静一下,便悄无声息地朝门口走去。都已经拉开了门,又担心自己是否言重,回过头柔声安慰道:“今天也辛苦你了,过去的就过去,别想太多,好好休息。”

等了许久,也不见喻文州有要回宾馆的意思。叶修寻思这孩子可真倔,摇摇头正准备离开就听那边低哑的一句“叶神”。

喻文州偶尔会这么叫着打趣他一下,但以这种正式的语气还是头一桩。叶修预感他有重要的话要讲,便把刚敞开的门合上,还顺手反锁了一记。

“我有个事想和你说。”喻文州拉开椅子站起身,面对着叶修,神情严肃认真,如革命英雄董存瑞炸碉堡般的视死如归。

叶修愣了一秒,今儿这是吹得什么风,这表情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他咽了口吐沫,等着喻文州的重大事宜,总体来说还是有经历过大风大浪之人的镇定:“哎,你说。”

 

说是重磅新闻太轻,深水炸弹也还不够力道,这根本就是摧毁世界观的核武器,在叶修脑海中炸出了一朵缓缓开放的蘑菇云。

叶修消化了一会儿,瞪着眼问:“你的意思是你变成Omega了?!”

喻文州也很无奈,视死如归地艰难点头:“简言之是这样没错。”

「我的个苍天大地。」叶修从他的表情里读出“这不是玩笑”,生无可恋地抹了一把脸。

静置大脑一分钟后艰难地再次开口确认:“也就是说你得了一种罕见的病,把你从Alpha一点点变成了Omega?”他故意把Alpha这一词念得很重,极力向喻文州强调他原有的性别。

这种啼笑皆非的情况降落在自己身上,喻文州真是一点都笑不出。他苦着脸站在那里,整个人尴尬得要命。

大概是刚接下世界邀请赛中国队队长任务的那一周,蓝雨为两名队员赫然在列而欢呼雀跃,一起出去约了好几场。赶上广州天气巨变,从KTV出来时大雨倾盆。喻文州把他们一个个送到家,自己也湿透了,第二天就发了高烧。

起初懒得去医院吃了点退烧药凑合。以往都很管用,但这次上午退烧下午温度又升起来,反反复复一个礼拜实在扛不住才去了医院,各项指标都没什么问题。临走时医生把病例给他说了一句“小伙子你烧糊涂了吧。性别都填错了”,把喻文州吓得够呛。

保险起见跑到生殖科做了个大检查,结果一出真叫人掉了下巴——性别分化后他作为Alpha活了也十年有余,这期间各种生理活动都A得不能再A,怎么这一场烧竟能烧出Omega的激素来?!

喻文州换了几家医院,结果依旧。而且经过四处求医的这段日子,他身体里的Omega激素一直增多,大有压过Alpha激素的趋势。最后一位外国专家给出了答案。

据他所说,喻文州是一种新型病毒的易感体,它会随机改变性腺合成激素的种类,造成性别的二次分化。由于感染源稀少,他们还未研究出病毒的作用机理,也不清楚是否伴随其他并发症,还不确定此种分化是否会继续进行,更不要谈如何医治。

真是有够倒霉。得病也就算了,谁还没个小病小痛的,但不病则已,一病就开这么大招。束手无策的喻文州只能拖着半A不O或者说既A又O的的身体回到广州,一边准备着邀请赛,一边注意自己身体的变化情况。

最开始没什么太令人瞠目结舌的异常,就是免疫力低下,体力也有些跟不上。等打完英法两队,喻文州才发觉自己的信息素不大对——虽然都是淡淡的海水味,但其中的成分显然有所变化,于是他很无奈地跑去买了Omega专用的抑制剂。

偷偷抱着罐子,喻文州觉得哭笑不得,他的身份证上明晃晃地显示着Alpha的性别,难怪药店的收银员用一种“渣男”的目光打量他。

喻文州知道Omega的信息素对一半成员都为Alpha的队伍会有怎样的影响,因而一直小心行事。今天上场前也是喷了好多抑制剂,可打到一半专注起来气场全开,连信息素也一个不小心涌了出来,才造成这种混乱局面。

叶修整理了一下喻文州的科幻小说,空气里淡薄的海洋味进入鼻腔分离出的那一丝甜让他知道这是个真实的故事——联盟在性别的认定这方面十分谨慎小心,既然喻文州公开的性别是Alpha,就说明他原本的确是Alpha;而自己对信息素的认知也没有问题,也表明他现在是Omega……这其中发生的种种固然诡异,但喻文州既然能坦白性别再次分化,在这里也没什么说谎的必要。

“我是想……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比赛,还是不要惹大家分心,上报联盟就等回国以后。”喻文州苦笑了一下,“我现在身体状况的确不太好,未来可能要多麻烦前辈照顾队里,所以就先打个招呼……”

喻文州想着叶修早晚都会发觉,还不如早点说清,他也能帮着瞒一瞒。

叶修舔了舔嘴唇,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喻文州为好。活了二十五年遇见这么个奇葩事,疑难杂症一时半会儿怕是治不好,今后的职业生涯说不定会因此遭到影响……真是人间惨案。要换别人早就崩溃了,也难为喻文州还能坚强地接过队长的重担一路走下来。

“你做得挺对的……”半晌,叶修幽幽地开口。

喻文州的处理于大局无害,他知道什么时候能一人决定什么时候需要寻求帮助,不愧是靠战术在一群有手速的疯子里杀出一条血路的人;但这对于他自己则是下策。

他有那么一瞬间挺心疼眼前这个思虑周全的人,叶修摸摸鼻子,觉得之前自己的态度有些恶劣:“这样吧文州,队里那边该怎样还怎样,你有需要帮忙就喊我。”

“好的。”喻文州看出叶修的心思,答应得极其爽快,“领队也不是好当的,今后得开始物尽其用了,还希望前辈不要介意。”

“尽管说,不介意。”叶修看着喻文州眼角浅淡的笑意,也笑了一下,心里却满是酸胀。

「电竞圈里十年难得一见的好苗子,怎么偏让他在这种为国争光的紧要关头出这种事。」

【TBC.】


评论(29)
热度(192)

© 芒草遇风 | Powered by LOFTER